不“头铁”了?瑞典:没有证据显示“群体免疫”有效

综合 General

瑞典公共卫生局首席传染病专家安德斯·特格内尔(Anders Tegnell)11月24日在简报会上表示:“群体免疫很难,我们目前看不到任何群体免疫减缓疫情传播的迹象。”这意味着在遏制疫情方面,瑞典所谓的“群体免疫”几乎无效。

据《国会山报》报道,最新数据显示,相比于北欧其他国家,瑞典居民更容易被新冠病毒感染。相较于今年早些时候,瑞典最近几周的新冠“新发感染率”几乎翻了一番。

据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JHU)的疫情数据显示,截至北京时间11月25日,瑞典已报告了超过22万例新冠确诊病例,其中约6500人死亡。11月以来,瑞典的新冠疫情更是“继续抬头”。

外媒报道截图

据英国杂志《新政治家》(New Statesman)10月19日的报道,面对逐渐失控的疫情,瑞典的防疫措施长期以来“独树一帜”:它既没有关闭餐馆、酒吧、商店和体育馆,也没有改变中小学的开放状态。瑞典国内甚至没有强制要求民众配戴口罩,低于50人的公共聚会也是被允许的。

《新政治家》称,瑞典首席传染病专家特格内尔等人提倡这种“瑞典模式”。

在专家们看来,对人们进行隔离的路子是行不通的:“人们迟早都会走出来。”

特格内尔今年10月在接受《新政治家》专访时解释:“我想澄清的是,我们没有像很多其他国家那样实行封锁措施,但我们确实进行了实质上的封锁。瑞典人极大地改变了自己的行为。我们旅行的次数甚至比邻国还少。航班停运,火车客座率只有几个百分点,我们的社会发生了深远的变化。”

特格内尔表示,3月份,瑞典斯德哥尔摩等地的卫生系统不堪重负。其中有很多问题:无法检测、无法跟踪关联人员……“疫情蔓延之时,我们做了应做的事情,减缓了疫情,降低了病毒的传播速度。”,特格内尔表示:“那是相当成功的。瑞典的卫生服务系统从未被击穿,总会有免费的重症监护病床……疫情在4月到达顶峰后,其传播已经逐渐减少了。”

瑞典公共卫生局首席传染病专家特格内尔

在公众看来,特格内尔推行的“群体免疫”,就是让普通民众和新冠患者接触,从而形成可以实现免疫的“抗体”。有人认为,这是“开明的治国之道”;也有人表示,这无异于草菅人命。

对于质疑的声音,特格内尔反驳称:“和其他国家一样,我们(瑞典)也在尽力减缓疫情……说我们任由疫情蔓延,而不采取任何措施试图阻止它,这是不正确的。”

他表示,“群体免疫”如果真是一些人想象的那样,那么便会带来灾难性的后果。“如果人人都传播新冠病毒,那么全(瑞典)社会最终有50-60%的人会感染这种疾病。这可能会使医疗系统瘫痪,带来大量死亡。这种影响是深远的,能避免当然要避免。”

然而说法很美好,现实却很残酷。

在英媒和美媒看来,“瑞典模式”让瑞典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英国《新政治家》指出,以10月18日的数据来看,瑞典每百万人中因新冠死亡者高达581人,虽然低于英国(655人/百万人),但是高出了芬兰和挪威10倍。

瑞典和英国一样,大多数死亡案例发生在养老院中。为了“避免冒犯老人”,一些瑞典医护人员在早期甚至拒绝佩戴口罩和手套。瑞典首相勒文(Stefan Lofven)也亲口承认:“虽然我们有美好的意愿,但我们仍未保护好最脆弱的人——老人。”

《新政治家》称,在大量的死亡病例面前,传染病专家特格内尔并没有将其归因为“瑞典式封锁”。他在今年6月份仅仅“承认”:“我们(瑞典)的工作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图源OECD

11月以来,瑞典的疫情进一步恶化。“头铁”的瑞典也不再“头铁”了。

据美国《国会山报》11月24日报道,在本月16日,瑞典首相勒文表示将推行“前所未有的措施”,将禁止8人以上的聚会,禁止晚上10点以后出售酒精饮料。

“这是对每个瑞典人、全社会发出的一个明确、强有力的信号,显示了未来我们将采取什么样的(抗疫)政策。”勒文称,“这将是我们的新常态。”但是,勒文当天仍在强调政府“不相信完全封锁”,“我们认为我们之前采取的措施……是合理的。”

瑞典首相斯特凡·勒文

但瑞典专家们11月24日的表态,则透露出另外一种信号。

外媒报道称,瑞典是世界上第一个公开实行“群体免疫”的国家。其首席传染病专家特格内尔的这句:“群体免疫行之有效缺乏证据”,无异于宣告“头铁”的“瑞典模式”破产。

瑞典新冠疫情的后续走向也越来越不乐观。

瑞典国家卫生与福利委员会的部门负责人托马斯·林登(Thomas Linden)在同日的简报会上表示,瑞典的新冠重症患者仍在增加。他公开指出:“不要指望未来的疫苗。”

“在瑞典的第三波疫情中,医疗系统将面对前所未有的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