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留学生雇人代考被举报痛哭求原谅!转头豪掷7倍高价继续作弊

综合 General

加拿大大学的雇人替考和合同作弊的事件正在持续增加,学术不端行为的案件,在整个疫情期间大幅度加剧。《环球邮报》最新报道显示,一名在中国上网课的多伦多大学留学生因为两次替考事件,被送上了严重学术不端的法庭,最终被判停课5年,且此污点将伴随这位学生终生。

2021年3月,多伦多大学一名中国留学生苦于自己成绩不佳,通过互联网找到一名辅导员,以60加币的价格雇用他替自己参加一个网上考试。

考试当天,这位辅导员使用该学生的ID和密码参加了考试,这场90分钟的考试占一年级会计课成绩的20%——找到替考时,这名学生还提出要求,是自己需要一个80分以上的A,“所以请确保你有能力做到这一点。”

考试过程中,没有人发现替考的问题。但是当分数出来时,这位辅导员的替考成绩只有62分,因此留学生非常不满,不断向替考辅导员抱怨,说他没有考出自己要求的成绩,令自己无法进入自己希望的专业。

几天后,这位替考辅导员或许是无法忍受留学生的抱怨,愤而举报了这名留学生。他给位于密西沙加的多大大学会计学教授凯瑟琳-塞金(Catherine Seguin)发了一封电子邮件,详细陈述了事件全部经过。

教授随即找到这位中国留学生和他对质,留学生非常紧张,极力道歉并乞求宽大处理,说自己是因为疫情影响,一直闷在房间上网课,他都觉得自己与世隔绝,在没有朋友的情况下独自挣扎,同时还要应对父母离婚的问题,情绪和状态都非常糟糕,所以才做出这样不明智的选择,恳请学校能再给自己一次机会。

英文报道中没有体现出学校和教授给出的回复,但却清楚地记载了这位留学生后面更加“荒唐”的选择——短短五天后,他竟然又以更高的、接近上次7倍的价格(400加币)雇佣又一位替考,帮他参加了环境科学科目的考试!结果当场被助教发现。

接下来的几个月里,这位留学生被送上法庭,指控犯有“严重不当行为”时的标准做法。

该学生在法庭文件中被称为H.M.(根据大学规定,被指控作弊的学生的名字是保密的),是多伦多大学的密西沙加分校一年级的新生,但由于疫情期间的旅行限制,他选择在中国的家里上网课。本案最终被裁定两项罪名成立,H.M.被大学停课五年。

在法庭听证会上,H.M.称自己作弊行为,并表示当时不了解学术诚信。

近年作弊数量直线上升

事实上,这起案件只是成千上万个例子中的一个,与过去相比,近年来有更多的学生违反了学术诚信规则。

在阿尔伯塔大学,2020-21年度的学术纪律案件数量,与上一学年相比翻了一番;

在麦克马斯特大学,相关案件数量也是增加差不多一倍;

在UBC,出现纪律问题的学生人数也是前一年的两倍以上——2020年疫情刚刚爆发时,UBC就爆出100多名学生涉嫌在一年级数学期中考试时作弊的恶性事件。

在多伦多大学和皇后大学,从2019-2021年的两年时间里,类似案件也增加了一倍。

业内人士将这种增长归咎于疫情,因为由于疫情,绝大多数学校都改成了线上课,绝大部分的考试也都改成了线上进行,这为违反纪律的行为提供了更多机会。

不仅仅是在加拿大, 美国情况也差不多,名校学生作弊的事件近年来层出不穷。代写、代考这些伎俩屡屡被曝光,甚至有学生遭到被捕和遣返。

2022年11月哈佛大学发布了一份报告,显示有27名本科生因学术不端而被迫从哈佛退学,中国学生也同样赫然在列。

根据哈佛大学最新发布的这份报告,这些被勒令退学的学生均是在2020-2021学年期间犯错,这一人数已是创下六年内新高。

除了这27名被勒令退学的学生外,还有另外56名学生被留校察看,10名学生被警告,6名学生由任课老师直接处理,如重考等——报告显示,荣誉委员会共审查了 88 起涉及新生的案件,而剽窃和考试作弊是被提及最多的问题。

目前,随着线下教学的恢复,这些数字有所下降,但总体来说仍然很高。在多伦多大学,2021-2022年有3,092起案件对学生进行了处罚,与前一年相比下降了15%。但这仍然比2018-19年,即COVID-19之前的一年高出95%。

但这些案件中,只有161起案件进入法庭,其余的都在学校纪律系统内进行了解决。

有统计数据显示,替考作弊行业每年在全球范围内产生超过10亿美元的收入。

加拿大学者Sarah Elaine Eaton最近的估计是,现在这个数字每年接近210亿美元,她是卡尔加里大学教育系教授,也是学术诚信研究的领军人物,2020年她估算出每年有7万名加拿大大学的学生购买作弊服务。

《环球邮报》在报道中提示,高等教育是加拿大最大的出口产业之一,价值超过220亿加元,因此保持学术质量和诚信的声誉对这个国家有很大的影响。Eaton教授也强调:“这是政府需要解决的问题。”

来源:午夜西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