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致同意到“散布恐慌”:喧闹的最高法院任期如何对特朗普有利

美国新闻 U.S. NEWS


在最高法院即将结束其戏剧性和历史性的任期时,大法官艾米·科尼·巴雷特向她的同事们发出了一个请求:“现在不是扩大分歧的时候。”然而,她的呼吁似乎没有得到响应。首席大法官约翰·罗伯茨指责自由派异见人士“散布恐惧”,而大法官索尼娅·索托马约尔则表达了对民主的深切担忧。

在这喧闹的任期中,六名保守派法官与三名自由派法官在多项重大案件中对立,推翻了特朗普时代的撞火枪托禁令,削弱了联邦机构的权力,并赋予地方政府更多权力对无家可归者进行惩罚。

特朗普得到了他想要的任期

多年来,特朗普在最高法院的成绩并不理想,尽管他任命了三名大法官,但在2020年大选和纳税记录问题上,最高法院的保守派与他决裂。然而,本届任期内,特朗普得到了他一直渴望的最高法院支持。以6比3的多数票,最高法院裁定特朗普对其在任期间采取的官方行动享有广泛的豁免权,这意味着他不太可能在11月大选前接受审判。

法官在堕胎问题上回避

法官们回避了两起爆炸性堕胎案,采用技术手段解决了选举年的重大争议。在一个案件中,法院一致裁定反堕胎医生和团体没有资格提起诉讼。另一案件中,法官们以微弱多数决定法院过早介入爱达荷州堕胎禁令的争议。

枪支和堕胎问题的回旋镖

在枪支权利问题上,最高法院以8比1的多数票支持了一项联邦法律,该法律禁止家庭暴力者持有枪支。尽管这是拜登政府的胜利,但法院明确表示,相关的枪支管制措施很快会受到挑战。两起挑战社交媒体监管的案件以及特朗普豁免权的裁决也可能最终回到最高法院。

巴雷特大法官的独立行动

巴雷特在她的第四个任期中展现了独立性。在豁免裁决中,她与同事意见相左,认为陪审团应考虑特朗普官方行为的证据。在爱达荷州堕胎案中,巴雷特提出的立场最终得到了法院的认可。

道德争议不断

最高法院通过了一套行为准则,但道德问题仍然是关注焦点。国会民主党人多次要求托马斯和阿利托回避与特朗普有关的案件,但他们拒绝了这些呼吁。道德问题继续侵蚀法院的合法性和信任。

监管机构权力缩小

法院保守派的几项重大裁决将权力从行政部门转移到司法部门。这些裁决是反对所谓行政国家的里程碑式胜利,但自由派法官认为,这削弱了国会解决复杂问题的能力。推翻“雪佛龙尊重”的裁决意味着将有大量针对联邦法规的诉讼。

总的来说,最高法院的这个任期对特朗普有利,但也带来了更多的法律和政治挑战。法院的分歧和道德问题将继续影响其公信力和未来的裁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