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州又一居民近60年后发现自己不是美国公民:制度问题还是个案?

佛州新闻 Florida News

佛罗里达州查塔胡奇——辛西娅·唐恩的生活在塔拉哈西郊外的小城查塔胡奇一如既往地平静,她和丈夫在这里经营着家庭农场,养育女儿,过着朴实而满足的生活。然而,这一切在她去更新驾照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辛西娅今年62岁,在她的一生中,她一直认为自己是美国公民。她的母亲是加拿大人,父亲是美国人,婴儿时期一家人搬到了美国,她从此在美国长大、生活和工作,从未怀疑过自己的公民身份。她缴税,遵守法律,像任何一个普通美国公民一样生活。然而,当地机动车管理局通知她,她的居住证不是合法的,这让她大吃一惊。

辛西娅的问题源于其父亲的美国公民身份认证。根据法律规定,要获得双重国籍,辛西娅的父亲需要在她出生前在美国居住至少五年。然而,由于时间久远,父亲的相关记录难以查证,即使他曾在美国军队服役,但其军事记录在一场政府机构大火中被毁。辛西娅无法提供足够的证据来证明其父亲的居住时间,结果导致她没有资格获得美国国籍。这意味着,她将无法领取预期的每月约2,000美元的社会保障退休金。

辛西娅的案例并非个例。吉米·克拉斯也面临类似的问题。克拉斯出生在加拿大,但在美国长大,并在过去的40年里积极参与每次美国选举。然而,当他申请社会保障退休金时,却发现自己也不是美国公民。

这两个案例揭示了美国移民制度的复杂性和潜在的问题。移民律师伊丽莎白·里奇指出,这反映了系统的缺陷、沟通不畅以及多年来不同机构的失职。她表示,没有人早早告知这些人他们没有公民身份证明,直到他们快要退休时才被要求出示相关证件。

辛西娅和克拉斯的经历引发了广泛的关注和同情。参议员马可·卢比奥的办公室已经开始介入,为克拉斯提供援助,试图解决他的身份问题。然而,这也暴露出一个更大的问题:还有多少像辛西娅和克拉斯这样的人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生活在美国,却在需要社会保障和退休金时才发现自己身份问题?

辛西娅的故事不仅是一个个人悲剧,更是对美国移民制度的一次深刻反思。她希望政府能够认识到她的情况,给予她应得的社会保障金。她说:“我爱美国。我来这里纳税,我应该拿回我应得的社会保障金。这不公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