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癌症地图出炉!这些病最高发! 华人苦等手术没结果选择回国

综合 General

这些年大家可能有种直观感受:癌症离我们越来越近了!近日,加拿大癌症协会CCS发布了一份最新报告,不幸的是,我们的感觉是对的——最新数据显示,加拿大癌症患者人数和幸存人数已达150 万。

十年前,这一数据还是100万,但这十年间,罹癌人数猛增,目前已经突破150万。这里面有人口老龄化和人口数量增长的原因,尽管如此,我们依然不能忽视癌症患病率更高的事实。在加拿大哪些省份的患病率更高?人们主要罹患什么癌症?

《加拿大癌症统计2022》就给我们揭示了以上答案。根据癌症类型看,从1994年到2018年,加拿大人罹癌率最高的症状是乳腺癌,占19.4%;其次是前列腺癌,占17.8%;结肠癌则占11.3%。

此外,黑色素瘤占诊断的5.5%,甲状腺癌占 5%,膀胱癌占 4.6%,非霍奇金淋巴瘤占 4.5%,子宫癌占 4.4%,肺癌和支气管癌占 4.1%,肾癌为 3.2%,所有其他癌症为20.2%。随着科技和医疗水平的提高,罹患癌症并不代表就是生命的快速结束。

统计显示,大概有60.9%的人在罹癌之后存活了5-25年。不幸罹患乳腺癌、前列腺癌和结肠直肠癌的大多数患者的存活率都在这个区间内。另外有20.7%的癌患确诊后存活时间在2-5年间,还有18.4%是2年内。在肺癌和支气管癌患者中,37.5% 的人在诊断后 0 到 2 年之间,37.1% 在5 到 25 年之间,25.4% 在 2 到 5 年之间。

从地理分布来看,1994年至2018年间,东部省份和安大略省的癌症发病率最高,但是西部BC省的发病率也不低。看看地图:

最高的是东部3省,每10万人中有超过5000人罹癌;安省也不低:每10万人有4420人罹癌;北部省份最低,约1000多到2000多;草原3省则3000多;BC省是一个例外,每10万人中有4027人罹癌。

研究还发现,从 1994 年到 2018 年,全国每 10 万人的癌症发病率在 25 年间逐渐上升。这不是一个好消息,作者认为这与人口老龄化和没有更好的癌症筛查和治疗有关。有专家就直言:疫情期间耗费了大量公共医疗资源,使得很多人病情被延误,没能及时检查,或延误了治疗,由此造成了更为严重的后果。

一个才不到30岁的癌症幸存者就说出了自己的故事:疫情期间他改在家上班,又迎来了第一个孩子,当他发现脖子上的几个肿块时,他并没有太在意,起码没有往癌症上想。疫情期间就医不易,加上自己年轻,就没当回事了。就这样拖延了很久,是当肿块成倍增加并扩散到脖子的另一侧时,他知道必须要去看医生了。

结果他被诊断出霍奇金淋巴瘤。确诊的那一刻,妻子都快崩溃了,才6个多月的孩子还不懂事,已经让他看得泪流满面。确诊一个月后,他开始治疗,几个周期后,却从医生那里听到毁灭性话语:“它不起作用”。病情继续恶化,好在他在换了一种治疗方式后,总算保住了生命。

这时候他大胆地分享了他的故事,如果不是因为疫情看医生不容易,他可能尽早治疗,不会拖到恶化的时候。而他的经历被分享后,有两名听众也赶紧找到医生,对自己的不适症状进行了检查,结果也被诊断出患有癌症。“这边的医疗真的太慢了。”一位大温华人感慨,他也在近期的检查中被查出肿瘤,光是检查就“浪费”了好几个月时间,被告知要手术,但排候时间不确定。

每天活在恐惧不安中的他,最终放弃了等待,买机票回国看病了。加拿大的医疗,如果说10年前已经问题重重,随着疫情3年的挤压,医疗系统真的几乎要面临崩溃。

就在不久前,因为三疫大流行,竟然出现儿科急诊等候时间长达9小时的奇事。急诊如此,癌症治疗又怎能快得起来?被耽误的病人,最后付出的,是惨痛的生命代价。

全美随着温度升高,电费也会上涨。以下是或许可以降低成本的方法
美国新闻 U.S. NEWS

全美随着温度升高,电费也会上涨。以下是或许可以降低成本的方法

随着气温不断升高,全美各地的电费也随之上涨。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的学生艾玛·科拉多(Emma Corrado)分享了她在应对炎热夏季时如何努力控制用电量的经历。她和室友住在麦迪逊的一套两居室公寓里,电费在夏季常常飙升至100美元左右,而冬季则相对较低,平均每月约21美元。为了节省空调费用,她选择在工作场所度过大部分时间,因为那里有很好的空调。
英国工党以压倒性优势赢得大选,新政府诞生
环球新闻 Global News

英国工党以压倒性优势赢得大选,新政府诞生

于七月五日,英国一觉醒来就遭遇了一场政治动荡。在政治上沉寂了14年之后,反对党工党终于将惨败交给了执政的保守党。英国新任首相基尔·斯塔默在唐宁街10号新居外的首次讲话中表示,人们“果断投票支持变革”,国家可以“共同前进”。他强调,当人民的牺牲和政治家提供的服务之间的差距变得如此之大时,会导致一个国家内心的疲惫,失去希望、精神和对美好未来的信念。但他也表示,现在这种伤口、这种缺乏信任只能通过行动而不是言语来治愈,他希望政府能够尊重国家的每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