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2020年因新冠住院后离奇消失,后来依靠智能监控还原真相

佛州新闻 Florida News

格雷琴·安东尼的手机短信

2020年正值新冠肺炎肆虐之际,佛罗里达州一个男子,借口妻子感染将其杀害。而在随后的调查过程中,因为警方的草率行事,迟迟未能将其抓捕,甚至连被害人遗体都没有找到。随后在大量事实证据面前,男子竟然还和法官讨价还价,试图钻法律漏洞…

2020年3月21日星期六,美国佛罗里达州一家电器工程承包公司的老板道恩,收到了公司人力资源主管格雷琴·安东尼(Gretchen Anthony)的一条短信,短信中说她突然出现了发热和咳嗽的症状,需要去医院检查一下,下周一可能没办法去公司上班了。

我们知道,在2020年初正是新冠肺炎肆虐的时期,道恩收到格雷琴的消息后很担心,几乎马上就回消息给格雷琴,询问详细的细节,但奇怪的是格雷琴却一直没有回复。到了晚上,道恩就又给她发了一条信息,说如果有什么地方需要帮忙的,可以随时与他联系,但同样的一直没有收到回复。

2020年3月23日,星期一,道恩早上刚刚起床,就发现手机上有一条格雷琴发来的回复,打开信息一看,最让人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格雷琴在短信中说,自己已经被确诊了,目前需要在专门的治疗机构待上两周以上,在此期间,她会通过短信的方式向朋友们通报治疗的情况,请大家不用太担心。

当然除了道恩以外,格雷琴的前夫杰夫·德雷尔和12岁的女儿也收到了类似的短信,虽然他们很担心,但也无可奈何,只能通过短信祝愿她早日康复。

但是天不遂人愿,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格雷琴的情况变得越来越糟,在短信中她告诉家人和朋友,自己的病情出现了恶化,已经使用上了呼吸机,并且即将被转入重症控制中心治疗,医生说她很可能会出现昏迷,接下去的时间,或许就没有办法与大家保持联系了。

亲戚朋友们看到这些信息时,都非常的担心。不过除了格雷琴的病情以后,有一件事让她的亲戚朋友们也都很在意,自从她生病之后,就没有再接听过任何人的电话,这件事很显然不太正常。第一个对此怪象作出反应的人,正是格雷琴的前夫杰夫。

杰夫是格雷琴的第一任丈夫,两人结婚之后育有一女,但后来因为感情破裂,双方友好离婚。离婚后女儿被判给了男方,但是格雷琴对女儿十分的疼爱,她和很多人都说过,女儿就是她的全世界。所以平时除了工作以外,她会花大量的时间和女儿相处,同时也会告诉女儿自己的行踪,无论多忙都会抽空和女儿通个电话,或者视频一下。

但是这一切,都在2020年3月21日那天戛然而止,从那天起格雷琴就开始以短信方式与所有人联络,哪怕是最疼爱的女儿。但是这些都还不是重点,重点是格雷琴发出的短信,满篇都是语法和标点错误,而且在内容中还使用了很多缩写。杰夫了解格雷琴的性格和秉性,她是一个非常细腻的人,这根本就不像是出自她的手笔。

为了验证心中的疑惑, 2020年3月25日,也就是格雷霆说自己确诊的第三天,杰夫去了一趟当地的医疗中心。当他把车开到停车场后,杰夫就觉得可能是自己想多了。为什么呢?因为格雷琴的那台蓝色mini Cooper小轿车,也停在这片停车场中,看来她果真是生病了。不过既然都来了,杰夫呢还是决定去问一下,看看能不能进去探望一下她。但是令人没想到,医疗中心的前台却明确表示,医院没有叫格雷琴·安东尼的病人。听到这话,杰夫楞住了,他觉得事情非常的蹊跷,于是马上就拨打了报警电话。

警方的调查

接到报案后,警方很快就赶到了医疗中心,他们调查了医疗记录,确定格雷琴不在此地治疗,马上就对停车场中的那辆mini cooper展开了搜查。在搜查中,警方并没有发现什么有用的线索,但是在车里找到了格雷琴的钱包。这让调查人员感觉到非常不安,因为一般情况下,女性大都会将钱包随身携带。

于是警方驱车前往格雷琴的住处调查,希望在那里能找到一些蛛丝马迹,可没曾想到,他们刚把车开到格雷琴家门口,就有一名邻居主动走了过来。这位邻居问警察,警官先生,你们是来调查前几天发生的那件事吗?警方一听有点莫名其妙,还没等他们提出疑问,邻居又接着说道,告诉你们,3月21日早上我听到了一阵女人的喊叫声,具体喊了些什么不清楚,但是听到了疼、停下来之类的字眼。这时另一个邻居也赶了过来接话道,对对对,我也听到了,后来我还看见一种像清洁剂一样的东西,从格雷琴的车库啊流了出来。

这两位邻居说的话,让警方意识到情况好像有点不太妙,格雷琴多半是出了什么事。调查人员马上就破开了房门,走了进去。果然,屋中有明显的打斗痕迹,洗衣机里还有一条沾染血迹的毛巾,并且在车库中还充斥着一股刺鼻的漂白水气味。另外格雷琴的家里原本安装的三个智能摄像头,也被人从原来的位置拿了下来,里面的储存卡也不翼而飞了。

很明显,格雷琴肯定是遭遇了某种袭击。现在的问题是,她现在人在哪里?到底是生是死?谁又是凶手呢?

就在警方考虑下一步该如何调查时,留在医疗中心负责查看停车场监控的人员传回了信息。通过调看录像记录,格雷琴的车并不是她本人停在那的,开车的人是一名男子。刚好在此时,那个主动提供线索的邻居又来了,他说虽然事发时他并没有报警,不过出于谨慎考虑,还是出门拍了一张照片。照片上,一辆黑色的尼桑皮卡停在屋外。调查员问这位邻居是否知道皮卡的主人是谁,邻居说皮卡是大卫的。警方灵机一动,向他邻居展示了医疗中心传回的监控录像,问他认不认识画面中那个开着mini cooper的男人,这位邻居直接说,这就是尼桑皮卡的主人大卫。

嫌疑人大卫·安东尼

那么问题就来了,大卫是什么人?他的车为什么会出现在格雷琴家,为什么他又将格雷琴的车开到了医疗中心呢?

大卫·安东尼(David Anthony)是当地的一家健身房健身教练,由于格雷琴的经济条件不错,又对健康和身材比较重视,所以就经常会去大卫所在的那家健身房锻炼。大卫比格雷琴小3岁,两个人认识之后,一来二去的很快就坠入了爱河,2015年,他们在拉斯维加斯注册结婚。

但是甜蜜的婚姻只维护了3年,从2018年起,他们的感情就出现了问题。当然,双方也都进行过尝试改善夫妻关系,但是依然还是小吵天天有,大吵三六九,2020年2月28日,也就是案发20多天前,格雷琴正式向大卫提出了离婚。

警方在了解完两人的基本情况后展开了行动。一方面他们向智能监控厂家发出的信函,希望对方能从云端数据库恢复案发时段的监控录像。另一方面,他们打算找大卫当面谈一谈。格雷琴他们两人已经分居,所以大卫住在自己的母亲家里,但是警方来到他家时,他母亲说他在3月24日星期二,也就是杰夫报警的前一天,带着自己的宠物狗到哥斯达黎加旅游去了。

警方听到这话,心里马上就有了算计:选择这个时间点出国,摆明就是畏罪潜逃。好在此时距离他离开的时间还不算太长,于是警方马上通过手机信号对大卫进行了定位,但谁知道大卫的手机正处于关机状态,无法完成定位。

调查人员分析,格雷琴出事的时间应该是在3月21日,后来那些所谓的生病短信,极很可能是大卫发出的。也就是说格雷琴的手机,很有可能在大卫的身上,于是警方对格雷琴的手机进行了定位,这次定位成功。

根据调查3月25日这天,格雷琴的手机信号出现在了佛罗里达州最西边的彭萨克拉市,距离这里大约有960公里左右,拿着格雷琴手机的人还进入过当地的一家珠宝店。警方与珠宝店负责人取得了联系,通过询问后得知,3月25日这天,大卫一个人去店里兜售过一批首饰,其中就包括了一枚大卫雅曼品牌的戒指,而格雷琴了就有一枚完全一样的戒指,由此可见,格雷琴多半是凶多吉少了。

就在这时,监控器显示,大卫的手机居然开机了,而且信号和格雷琴的手机信号一起,朝着美国西部行进。如果说关机的目的是为了防止被定位,那么格雷琴的手机为什么一直打开着呢?这是不是代表着格雷琴可能还活着,而且她正和大卫待在一起呢?就在警方疑惑之时,谁都没有想到的事情发生了。

2020年3月27日,杰夫报案后的第二天,大卫居然主动联系了警局,大卫说格雷琴不但活着,而且还很安全,不过此时她并不想和警方交谈,所以写了一份书面声明让大卫代为朗读。大致内容是这样的:由于格雷琴发现了公司财务上的严重违法行为,使得自己处在了危险之中,考虑到自身的安全问题,她决定暂时和大卫一起逃离佛罗里达州,避避风头。此时警方并不知道真假,但因为始终没有人看见格雷琴的身影,所以他们依然对大卫的手机信号保持实时跟踪。

嫌疑人大卫被捕

2020年3月28日,通过定位,警方发现大卫到了新墨西哥州的拉斯克鲁塞斯,警方立即向拉斯克鲁塞斯警方发出了协助搜捕申请。3月29日,大卫在开车时被当地警方拦了下来,不过令人遗憾的是,格雷琴并不在车上。

当警方询问大卫格雷琴的下落时,大卫给出的答案是,格雷琴正在接受肺炎的治疗。消息反馈到佛罗里达州警局之后,办案人员听的肺都快气炸了,两天前大卫还说格雷琴还和他待在一起,怎么现在又说她在医院治疗了呢?这一听就是在胡说。但警方也不能因为说谎就逮捕人。搜索了大卫的卡车后,拉斯克鲁塞斯警方并没有发现有价值的线索,最后只能暂时扣留了大卫的汽车和一些随身物品,但大卫和他的宠物狗被当场释放了。

但是在一天之后,警方就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重大的错误。各位还记得格雷琴家有三个智能监控吗?由于监控中的记忆卡被人取走,警方当时联系了厂家,希望能够通过云端服务器找回数据,而在2020年3月30日,厂家成功恢复了数据,并把相关内容提供给了警局。

根据视频显示,3月21日早上六点多,一道黑影出现在了监控中,偷偷摸摸的埋伏在了车库后侧的阳台上,并且顺手拿起了一根靠在墙边的木棍。大约过了6分钟后,格雷琴出现在镜头中。就在她打开车库的一瞬间,黑影冲了出来,两人开始撕打在一起。监控设备完整记录了整个事件的过程。

当撕打结束之后,黑影抬头看了一眼监视器,就是这抬头一看,让人们看到这个人正是大卫·安东尼。拿到了如此硬核的证据,佛罗里达州警方赶忙联系了拉斯克鲁塞斯方面了,请他们正式拘捕大卫。

家庭摄像头闭路电视监控系统报警智能房屋Home camera cctv monitoring

不幸中的万幸,因为大卫的汽车被扣留,他的活动范围明显缩小了很多。经过搜查,3月31日晚上大卫落网。

但让人想不到的是,警方审讯大卫时,他的回答让人哭笑不得。大卫坚称格雷琴还活着,他俩是在德克萨斯州的埃尔帕索分开的。分开后格雷琴开着另一辆车独自离开了。警方看到他现在还在鬼扯,直接就将所有的证据都放在了他眼前。但即使是这样,大卫还是说格雷琴活得好好的,至于她生病的短信,mini cooper停在医疗中心之类的操作,都是格雷琴让他这么做的。对监控录像的解释更是离谱,他说监控中拍到了袭击的过程不假,但通过视频怎么能够判断格雷琴的生死呢?在整场审讯中,大卫总共说了35次格雷琴还活着。

那么问题来了,大卫为什么要睁眼说瞎话?他是觉得说多了警方会相信他,还是格雷琴真的还活着,亦或是有别的什么企图?

大卫·安东尼其人

我们来说说这位大卫·安东尼,大卫·安东尼不是他的本名,他原名比较复杂,叫大卫·安东尼多伊奇,之所以他要改名,目的是为了摆脱过去的不良记录。

大卫出生于佛罗里达州的棕榈滩县,小时候他性格非常内向,除非有人主动与他交流,否则几乎不讲话。由于从小就是个胖子,所以在童年时期,同学们都欺负他。可能因为这个原因,大卫十几岁时,患上了一种叫双向情感障碍的心理疾病。这种病比较特殊,既有抑郁症的症状,又有狂躁的症状。但是奇怪的是,得了病的大卫拒绝服用任何药物,他要靠自己的意志来抵抗病魔。他想到的办法是,打篮球来集中注意力,消耗过多的精力。

一开始这招很管用,通过打篮球他不但减肥成功,而且还增加了与他人交流的时间,同时大卫成了科比的粉丝。但是虽然抑郁的情况改善了,狂躁症状却并无好转。这让他在成长的过程中,多次因暴力事件遭到警方的拘捕。但是每次被捕他都会想尽一切办法,与警方签订认罪协议,以换取较轻的惩罚。

可能有朋友已经猜出来了,大卫一直说格雷琴还活着,但又不愿意说出她的具体下落,就是为了增加检方对自己的定罪难度,来逼迫对方签订认罪协议。

那么大卫谋害格雷琴的动机又是什么呢?

其实,大卫和格雷琴婚后的最初几年还是非常幸福的,大卫内向安静,格雷琴外向自信,两人的性格互补,他们又都喜欢运动和户外,这一切感觉都很美好。后来感情破裂,一切的根源,还是来自于大卫的狂躁症。

格雷琴多次向朋友说起大卫的情绪有问题,而2018年是两人关系恶化的起点。大卫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看到消息,说2018年是世界末日,所以他带上了所有的家当,开着卡车要找一个地方避难。格雷琴无法接受这种阴谋论,一直努力地和大卫讲2018年并不是世界末日,可大卫邪了门一样,就是不听。格雷琴想让丈夫去医院接受专业治疗,但大卫始终不愿意。他相信自己可以像当年一样,靠着运动啊撑过去,但实际情况就是越来越糟。

2019年的平安夜,格雷琴突然发现自己的戒指、护照、驾照、信用卡,以及一些现金,全部被大卫藏在了一个背包里,格雷琴意识到大卫已经病入膏肓了,如果再不采取行动的话,自己可能就有危险了。于是她果断地把大卫赶出了家门,并且还更换了门锁。

和格雷琴分开之后,大卫只好搬到了母亲家居住,他也开始变得越来越沉默,这种不良的情绪,直接影响到了工作。原本他总是第一个到健身房,但后来他就开始迟到,而且对所有的人都爱答不理。时间来到了2020年1月26日,这是篮球迷们绝对不会忘记的日子,科比不幸坠机身亡。这件事对大卫来说,无疑是火上浇油,他觉得整个世界都崩塌了,久久陷入到哀伤之中无法自拔,对于工作更是无暇顾忌。

健身房老板看到大卫的状态如此,打算找他好好谈谈,但没在想没聊上几句,大卫的情绪就再次失控,开始对老板大打出手,一气之下就老板就把他给解雇了,那一天是2020年的2月24日。

祸不单行呀,四天之后的2020年2月28日,大卫又收到了格雷琴发来的离婚申请。工作和婚姻的失败,再加上偶像的离世,彻底让大卫陷入了疯狂,最重要的是,他把这一切都归咎于妻子把他赶出了家门。

上面的这些所有的作案动机,都是警方推断出来的。如同我们上面所说,大卫在被捕后非常不配合,他坚称格雷琴还活着,以此来给警方制造麻烦。另外此案的结果,同样是让所有人都大跌眼镜:大卫的诡计,最终竟然还是得逞了。

检方与大卫达成协议,法院判决

2020年12月,寒假马就就要来了,很明显,如果没有大卫的帮助,警方可能永远找不到格雷琴。检方与大卫·安东尼的辩护律师进行了谈判,检方二级谋杀罪和绑架罪,38年监禁以及透露格雷琴遗体的位置为条件,与大卫达成了协议。

关于谋害罪的一级、二级的区别,在于一级的指的是有预谋,有计划的行为;而二级则是没有预谋的行。通常情况下,一级最重可判极刑,而二级最重的是终身监禁。当然两者之间还有其它的不同,因为与本案的关系不大,所以就不多做赘述。

12月21日,在格雷琴·安东尼失踪后的第9个月,大卫·安东尼终于承认了他谋杀了他的妻子。在他的指认下,格雷琴的遗体在离她家只有几英里,在沃尔玛后被找到。但是尽管大卫已经认罪,他还是没有透露作案动机。

2021年1月14日,在格雷琴被害的10个月后,棕榈滩县法庭对大卫进行审判。

格雷琴的妹妹,49岁的莎拉·凯莉在法庭发言,她告诉大卫她永远不会原谅他。“你永远不会被原谅,”她告诉他。“你太恶心了。”轮到大卫说话时,他低着头,声音颤抖,告诉法庭上所有的人,他不是来找借口的。“人们靠他们的幻想生活,”他说,“而我的幻想将新冠病毒视为世界末日的预言——我觉得无论付出什么代价,我都不得不逃离的世界末日。”

“当行为与后果脱节时,”他补充说,他的脸和脖子通红,“这就是疯狂发生的时候。”大卫一直没有说明格雷琴生命的最后一天究竟发生了什么,或者他是在掩盖他犯下的罪行。“我有什么话可以安慰一个失去母亲的女孩吗?” 他问。“有什么话,可以减轻失去女儿的母亲的痛苦吗?”

老袁的一些感想

大卫非常聪明,懂得如何钻司法漏洞,在自己不利的情况下找到翻盘契机;大卫又很愚蠢,总是不断的将自己推到悬崖峭壁之上,然后再用小聪明为自己翻盘。他曾经是一个励志故事,从一个被欺负的小孩变成大学的篮球明星,拥有一份热爱的工作和一位美丽的妻子。但是由于迷信所谓的末世预言,亲手毁掉了这一切,给格雷琴的家人和自己的家人,都留下了永远无法磨灭的伤痛。

在这里劝解大家,人生有开心有难过、有高峰有低谷,在得意时不忘形,失意时不气馁,勇敢挑战自我,砥砺前行,爱护家人,特别是关爱自己的枕边人,才能安乐幸福。谣言止于智者,对于网上林林总总、虚假难辨的消息,我们应该有更改的思考,这样才不会在海量的信息中迷失。

Share on social med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