度疫情恐怖现实!救命药暴涨十倍,医生惨遭围殴,权贵特殊待遇

新冠疫情 Covid-19 综合 General

印度疫情彻底大爆炸!仅在4月20日到26日的一周时间里,印度就新增新冠确诊病例超过二百万!而在爆炸性的疫情下,印度的医疗系统已经崩溃,无数印度人正在面对新冠大流行下的“人间地狱”…

印度新德里的天,最近灰蒙蒙,虽然印度的空气污染问题一直很严重,但由于过去一年里的新冠隔离封锁措施的施行,却让德里的空气状况大为好转,不过这一切却在最近改变。

但新德里人的心头上,却被疫情压得喘不过气,而连轴转的火葬场,更是让德里的天空暗淡了几分。

阿凡妮·辛格(Avani Singh)是一位居住在美国的体面印度人,在过去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为了一张病床,会在社交网络上,于距离印度万里之外的美国,四处求人情。

这一切都是为了阿凡尼那仍居住在德里,年龄高达94岁的外祖父。

阿凡尼的高龄外祖父不幸确诊新冠,然而新德里的阳性检出率高达30%,已然是全印度疫情最严重的地方,各大公私医院都已经人满为患,哪怕阿凡尼的家族资产不薄,在医院的关系众多,却也只能一时束手无策。

“在印度,现在是早上6点。这就是我们开始联系人的时间。”

托了社交媒体的福,虽然远在美国,阿凡尼和她的母亲依然能够通过社交APP,联系上印度国内的人脉,他们一边竭尽可能的寻找关系,寻求一张病床,一瓶氧气,或者一剂瑞德西韦。

同时,她们还不忘分心二用,想要试图在公共网络里,捡到“漏子”。

社交媒体,成为了很多没能获得医院床位的病人的最后一个希望——在医院的病人、家属、医生甚至保安、清洁工,通过社交平台上,传播医疗资源信息。

这些信息可能是一张重症监护病床,可能是一罐氧气瓶,也可能是其他的任何紧缺物资,或者求助。

不仅仅阿凡尼期待着“天降奇迹”,无数印度人也同样试图抓到这根救命稻草。

如今印度国内关于新冠的医疗资源早就价格飞涨,不仅接收新冠患者的医院病床,成为了抢手货。

甚至一瓶氧气都价格暴涨了数倍。

一瓶氧气的价格,由最初的6000卢比上升到了50000卢比(约合670美元),这几乎是一个普通印度人几个月的工资,甚至一年的工资。

由于印度疫情的大爆发,印度如今各大公私医院都陷入了缺乏氧气的状态,这也是如今印度死亡病例增加的原因——新冠重症患者十分缺氧。

所以阿凡尼的家族不仅需要为94岁的老人找到医院病床,并且还需要确保找到的医院有足够的氧气供应,否则也只是在家里等死,或者在医院等死罢了。

阿凡尼的外祖家,毕竟不是普通的印度家庭,在无数新德里的新冠病人家属,求一张病床无门的时候,阿凡尼的家族却成功的挑拣到了满意的医院。

“我们通过医学院的朋友,联系上了一家医院,获得了一张病床,但那个医院氧气匮乏,所以我们不得不放弃了。”

“幸好,我在脸书上发布的求助信息,获得了一个朋友的回应,他帮我们找到了一个有充足氧气的医院。”

阿凡尼的外祖父因此成功度过了最艰难的“缺氧”时刻,但很快更棘手的事情找上了阿凡尼。

现在他们家得为94岁高龄的老人,寻找到瑞德西韦。

五万一瓶的氧气已经堪比天价,可跟如今的瑞德西韦市价比起来,也只是小巫见大巫。

瑞德西韦的官方定价只要1200卢比,折合约16美金,但在黑市上却已经被卖到了十万卢比,但哪怕如此,却依然供不应求。

“而且其实我们也无法保证,买到的不是假货。”

瑞德西韦的官方定价,其实已经不菲,可比托珠单抗(Tocilizumab)来说,也完全不够看——后者的官方定价就已经高达32480卢比。如今在黑市上更是已经暴涨到了25万卢比,折合3350美金!

三千美金是个什么概念?在印度只有2700万中产阶级,而成为印度中产阶级的个人门槛,就是年收入超过11000美金。

也就是说,全印度只有2700万人的年收入,不吃不喝的话,能够购买得起三剂瑞德西韦。

没有多少人买得起黑市里的瑞德西韦、托珠单抗,甚至就连氧气瓶以及氧气浓缩器都是许多印度病人家属难以承受的负担。

然而由于印度氧气的紧缺,很多医院在收治病人时,就已经提出了前置条件。

阿迪蒂亚·古普塔(Aditya Gupta)是北方邦戈勒克布尔 (Gorakhpur)市的居民,他的堂兄此前不幸感染新冠,并发展成了重症患者,亟需要入院治疗。

但戈勒克布尔 (Gorakhpur)的大型医院都已经人满为患,根本没有床位接受他的堂兄,而小型医院虽然还有床位,却需要他们自行准备氧气设备。

古普塔幸运地通过社交媒体,购买到了一瓶氧气,但浓缩器却一时缺货,虽然卖家承诺紧急调货,可古普塔的堂兄却在入院的第二天,就与世长辞。

古普塔的堂兄,只是这些日子里,印度疫情大爆炸里的一起不幸。

还有更多的印度新冠患者,没有关系也没有足够的运气,更没有钱购买氧气设备,从而进入医院治疗,只能在居家等待自愈的过程中,迎接死亡。

事实上,仅4月25日一天里,印度就有2812例新冠病人死亡…

在4月20日到26日的七天里,印度更是总共有超过万例新冠患者不幸死亡。

医疗资源的紧缺,黑市里的高价药物和一个个患者在家里,在医院里走向死亡,印度的医患关系也进入了前所未有的紧张状态。

4月27日上午,新德里的阿波罗医院在新冠大流行的凄凄惨惨戚戚中,迎来了属于自己的一场“劫数”。

一名67岁的老年新冠患者,因为没能在该医院获得床位治疗,而在候诊室中不幸病亡,陪伴老人而来的众多家属们,因此愤怒至极,群起而上开始袭击阿波罗医院的医生。

这群病亡者的家属,似乎有备而来,他们抄起木棍就四处打砸,阿波罗医院的医生和保安试图阻止他们,但变起仓促之下,却反而导致多名医生受伤。

好在这群闹事的家属,并没有在医院里打砸太久,威胁到其他病人,他们很快就将怒气发泄到了医院大楼外的保安室,将之打砸一通。

这并非孤例,在上周的浦那,一群病人家属同样洗劫了当地的一家医院,负责接诊的25岁的悉达特·托特拉(Siddhant Totla)博士,更是惨遭烟斗烫伤,踢打和木棍痛殴。

但印度如今紧张的医患关系,也并非简单的患者家属施暴给医院。

4月21日夏尔马(Sharma)的哥哥死于新冠病毒,然而想要为至亲收尸的他,却遭到了医院的冷酷对待以及目睹了亡者的毫无尊严。

“我的哥哥于凌晨4:00死亡,但我在上午10:00到达医院后,才发现这一点。”

“医院没有通知我…我很生气!我想和经理谈谈,因为我找不到我哥哥遗体,但是医院雇用了保安,他们将我推倒了。”

“当我设法在一个停尸房中找到我的兄弟时,由于空间不足,很多人的尸体相互叠放。”

“千辛万苦地翻找中,我终于发现了我哥哥的尸体,他的上面只简单的覆盖着一张白纸。”

“我不得不踩到其他尸体才能接近他。幸好我被允许将他的遗体带到批准的火葬场。但是火葬场的木头已经用完了。我和亲戚们开始收集用来给我兄弟火化的杂草和木头。”

夏马尔经历了痛苦的一天,他失去了自己的兄弟,遭到了医院保安的殴打,在尸体如山的太平间,辛苦地在病人遗体中,寻找自己的兄长,可以想见这不是一种什么好体验。

甚至可以想象,他哥哥的尸体,也曾被其他人踩踏。

人的尊严,在这一刻几乎被剥夺殆尽。

中产阶级在拼命寻找资源试图挽救亲人在新冠病情中摇摇欲坠的生命,平民百姓则或听天由命,或倾尽全力购买天价救命药,印度的富豪们则惶惶然如“丧家之犬”,大量走避外国。

而印度的权贵们立于选民之上,避不开,走不脱,但他们也同样在新冠大流行中危若累卵。

4月27日印度总理莫迪的叔母死于新冠病毒,享年80岁。而在更早之前,印度前总统慕克吉于去年8月31日病亡。铁道部国务部长苏雷希则病亡于去年9月23日。

面对新冠大流行的侵袭,印度权贵惶惶不可终日之时,印度政府终于在最高院大法官莫汉在4月25日疑似死于新冠病毒后,下令将五星级阿育王酒店的一百间客房辟为德里高等法院人员及其家属的新冠病毒护理设施,并同时让派慕斯(primus)医院作为负责的医疗机构。

新德里成为了印度重疫区中的重疫区,大量的病亡者让新德里的火葬场日夜连轴转都无法及时处理新冠病亡者的尸体,以至于市政当局不得不将公园、停车场都辟为临时火葬场。

这也就有了印度震撼世界的一幕——尸体埋于柴火之间,黑烟滚滚而起,人间宛若炼狱。

而在火葬生成的滚滚黑烟背后,却是印度各路政客仍竭力鼓动人民投票,在政府下令让推特封杀批评印度抗疫不利的热搜。

至于印度政府如今仍坚持的“灵活抗疫”的得失是非,其实也只能见仁见智。

或面临饥饿,或承受疫情,谁能说得清对错呢?

毕竟印度也努力地尝试过全境封锁隔离,但效果不彰,经济却反而危如累卵。

然而对于印度来说,他们曾以为去年就是新冠大流行在印度的高峰,却不想反而在疫苗已经上市的今天,他们面对了世界都没见过的新冠海啸。而最可怕的是,如今一天新增三十万病例,却远非印度本轮疫情的峰值。

根据印度技术学院的模型预测,5月中旬印度将迎来真正的高峰,彼时新增病例一天预期将达44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