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内部邮件曝光:让孩子们感染新冠!科学顾问竭力游说“群体免疫”

政府内部邮件曝光:让孩子们感染新冠!科学顾问竭力游说“群体免疫”

美国新闻 USA News

美国政治家网站近日曝光了内部邮件,内容令人瞠目结舌。

今年7月3号,美国卫生部负责公共事务的助理部长卡普托(Michael Caputo)的科学顾问亚历山大(Paul Alexander)写给卫生部的高级官员一封邮件:”最重要的是,如果病毒现在更具传染性,谁在乎呢?如果病毒让更多年轻人感染,谁在乎呢?更多的测试就会发现更多的感染者人群,谁真正在乎这个?我们需要作出明智的决定,保护老人和老人院,我们的生活必须继续。

7月4号,普托(Michael Caputo)的科学顾问亚历山大(Paul Alexander)给他的老板和六名卫生部高级官员写了封邮件:“真的没有其他办法,我们需要建立群体免疫,让非高风险的人群暴露在病毒中。婴儿、孩子、青少年、年轻人、没有其它病症的中年人,他们的风险微乎其微,我们利用他们来建立群体免疫,我们想让他们感染新冠。

7月24号,亚历山大写邮件给美国食品与药物管理局FDA局长哈恩(Stephen Hahn),还有自己的老板卡普托和另外八名政府高级官员:“最好的办法可能是我们完全开放,让病毒涌进来,让孩子和年轻人感染病毒,以此来获得自然免疫力。” “现在新冠病例上升是因为测试增加了,同时也是很多地区放宽了限制,不严格遵循社交距离。我们一直都知道放宽限制病例就会增加,问题在于哪种病例?”

而卡普托的回应是:如何证明这个是真的?亚历山大回信中,补充了一些数据,包括Quanta杂志的一篇介绍群体免疫的文章。他说:我不想让自己看起来像疯子,如果群体免疫是可行的,为什么不考虑呢?

7月27号,亚历山大写给美国疾控中心老大罗德菲尔德(Robert Redfield),认为美国大学应该保持开放,允许病毒传播。他在邮件中写到:“我们实际上拥有最强大的武器,健康的年轻人,儿童、青年人,我们应该迅速让他们感染,四处传播,形成免疫力,再帮助病毒停止传播。”

看到这里,大家一定在想:这位亚历山大是谁啊?

亚历山大在加拿大麦克马斯特大学获得流行病学学士学位,在牛津获得硕士学位,2015年在麦克马斯特大学获得博士学位,并担任助理教授。2017年到2019年,亚历山大受聘于美国传染病学会,专门从事系统评价,并制定了一些临床实践指南。

网上仅有的亚历山大照片

这些经历就可以当上美国卫生部的高级顾问吗?当然不是。亚历山大与卡普托相识多年,是卡普托的脱口秀节目常客。所以顺理成章,今年三月在卡普托被任命为卫生部助理部长后,亚历山大成为了卡普托的第一副手。卡普托主要负责卫生部的宣传工作。卡普托曾经说过,特朗普打电话告诉他要把专业知识带到新岗位,于是他在结束与特朗普的通话后,第一个电话就打给了亚历山大。

卫生部助理部长卡普托

政治家网站引述政府官员的消息说,他们认为亚历山大提出的这些建议是得到了白宫支持的。美国疾控中心的前幕僚长迈克高恩(Kyle McGowan)说,亚历山大代表了卡普托,他的言论就是卡普托的想法。

不过亚历山大在9月离职,卫生部官员表示,在他任期内,经常被卫生部的其他官员孤立。他的言论对政策影响为零!前疾控中心幕僚长麦克高恩还透露,亚历山大阻碍美国政府每周发布新冠死亡病例,甚至想更改报告,简直令人愤怒!

卫生部发言人今天也不得不在一份声明中澄清:亚历山大的邮件绝对不对卫生部的战略构成任何影响,他只是卫生部的临时高级顾问,并且已经不再受雇于卫生部。而美国卫生部长阿扎尔曾经明确告诉国会:群体免疫不是美国政府抗击新冠的政策。

为何“群体免疫”既不道德也不可行

自新冠疫情暴发以来,“群体免疫”这一概念被一再提及,联合国网站上是这样解释群体免疫的:这是指在社区中有很高比例的人对某一种疾病产生免疫反应(通过接种疫苗或患病),使得这种疾病不太可能在人与人之间传播。在“群体免疫”状态下,即使是没有接种疫苗的人也可以得到一些保护,因为这种疾病在社区内传播的机会很小。

10月4日,受到白宫青睐的三位科学家联合起草了一份《大巴灵顿宣言》(Great Barrington Declaration)的请愿书

核心主张是:当局应该允许新冠病毒在健康的年轻人中传播,同时保护老年人和弱势群体。《宣言》发表后掀起轩然大波,大多数的科学家认为“群体免疫”是要在接种疫苗之后、在民众产生了抗体的基础上得以实现。如今在疫苗尚未面世之时,贸然推广这种做法,将会让感染新冠的人数大幅增加,等于是在将更多的人送上死亡线。

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曾表示,世卫组织不认同“群体免疫”的方法。谭德塞说:“在公共卫生史上,群体免疫从未被用作应对一般传染病暴发的策略,更不用说应对一场全球大流行疫情。这在科学和伦理上都存在问题。 ”

政治家网站公布的这些邮件来自美国国会众议院新冠小组对卫生部的调查。新冠小组委员会主席克莱本(Jim Clyburn)说特朗普政府在大选结束后才公布这些邮件,而疾控中心主任罗德菲尔德曾告诉员工删除这些邮件。对此,克莱本表示国会将要求罗德菲尔德在国会作证。

克莱本(Jim Clyburn)今天在一份声明中表示:亚历山大的邮件显示出政治官员干预新冠疫情的不良模式。随着疫情在全国蔓延,这些官员居然说:“谁在乎?”“我们想让他们感染”。他们在私下承认,其实他们一直都知道特朗普现行的新冠政策会导致新冠患者数量上升,他们企图把病毒传播的责任归咎于科学家们。

“群体免疫“真的要来了?

前面说到,群体免疫有两种方式,自然免疫和疫苗。而美国疫苗已经在这周发出了290万剂,并且在今年会实现数千万剂。美国的抗疫队长福奇预测,到明年春末或者夏末,美国可能实现群体免疫的初期阶段,如果真的成为现实,那美国就真的开始扭转局面了。

福奇说需要至少一半以上的美国人接种疫苗才会看到效果,而要真的实现群体免疫,需要75%-85%的人接种疫苗。像小儿麻痹症和麻疹就是典型的例子。

按照目前美国发放疫苗的计划,明年3-4月,疫苗基本上对公众开始普及。美国卫生部的目标是在六月以前,所有想要接种疫苗的人都能够接种。如果按照这个速度,美国可以在2021年底实现真正的群体免疫。

但福奇的预测是最乐观的情况。就在昨天,《纽约时报》报道说一名接种了新冠疫苗的阿拉斯加医务工作者在10分钟后就出现了严重的过敏反应:皮疹、呼吸急促、心率加快。在注射类固醇和肾上腺素后,她的症状减轻了,不过后来医生在停止药物后,她的过敏反应又出现了。这位患者之后被送进了重症监护室ICU。

辉瑞和BioNTech研发的疫苗在44000名志愿者的临床试验中,有效性是95%,但阿拉斯加的这起事件加剧了人们对于疫苗副作用的担忧。如果这样的案例继续出现,美国指望2021年年底实现群体免疫的目标恐怕都难以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