欠房租强制搬家,亚裔妈妈朝熟睡孩子们开枪

法律 Legal News

38岁的亚裔妇女阮郑(TrinhNguyen,音译,猜测是越南裔)趁着两个儿子在家中睡觉,还没有起床,悄悄爬起床,掏出放在家里面的手枪。

带着满眼坚决的杀意,阮郑手里拿着手枪,蹑手蹑脚地走回孩子们睡觉的房间。

9岁和13岁的孩子,还沉沉睡在梦乡里,根本没有想到,自己的母亲正将黑漆漆的枪口对准他们,想夺走他们的生命!

砰——砰——砰——

扳机扣下,子弹飞出,直直射向孩子们的头部!一时间,枕头、床单、墙壁,全部溅满了鲜血!孩子们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在睡梦中被残忍爆头!就这么倒在了原地!

年幼的他们,无从知道母亲为何对他们下手,就连睁眼看她最后一眼的机会都没有!

划破天际的枪声接连传来,久久回荡在整个住宅区,所有人都吓傻了,赶紧找掩护。


母子三人住的是一栋复式的房子,还有其他人一起住在这里,住在旁边的22岁邻居奇安尼•梅奇昂度(Gianni Melchiondo)听闻这边有枪声,好心冲了过来,想查看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赶到阮郑家门口的时候,只见她穿着睡衣,背对着他,一个人站在门前的草坪上,手里捧着一盒照片。

察觉到身后有人,她转过头问了一句,想请奇安尼把照片交给她的前夫,也就是小儿子的亲生父亲。

奇安尼和阮郑前夫是同一个职场的同事,他没有多想,表示自己愿意帮忙,并伸手接过照片。

就在这个时候,阮郑看准了对方把身体靠过来的这个时机,从怀里掏出左轮手枪,抬手就对着他,连续扣动了2次扳机!

奇安尼反应迅速,从后面抱住阮郑,压制住她,并试图抢下武器。

阮郑谎称枪没有上膛,但其实里面还留有几发子弹,挣脱后对着他的脸还想开枪。貌似手枪卡弹了,子弹没有出来。

奇安尼下一秒夺路逃命,把门反锁,吓得魂都没有了,以为自己就要死在这个女人手里了。见计划失败,阮郑也没有穷追不舍,而是异常冷静地驱车离去。

奇安尼随后立即报警,警方赶到现场,在卧室里面发现浑身是血的两个男孩,紧急送往医院救治。

孩子们虽然命大,没有当场死亡,但由于伤势过重,恐怕是救不回来了,目前靠着医院的机器维持生命体征,同时等待全身器官捐赠。

这,与被判了死亡宣言没有两异。

当地警方随后全城发布了通缉令,几个小时之后,华盛顿十字卫理公会教堂通报,说看见阮郑的车就在他们的停车场。

警方匆匆赶到,当场将阮郑,发现她的枪里仍有子弹。

在对孩子们扣动扳机之后,阮郑带着枪和毒品,开着白色小型货车,来到了教堂门口,企图吞药自杀,在被警方发现的时候,她人已吞下了药,最后被送往圣玛丽医学中心。

现阶段,这起悲惨的家庭枪案还在初步调查阶段,阮郑持有的枪支是合法购买的,枪杀孩子动机不明,现被控三项试图谋杀。

由于孩子们命危,恐怕其中两项罪名将升为谋杀罪。

当天下午,阮郑出庭受审,法官下令不准保释,还押候传。

据了解,阮郑是单亲妈妈,房东是前夫爱德·提尼(Ed Tini)的妹妹柯瑞娜·提尼-梅奇昂度(Corinna Tini-Melchiondo),两人是姑嫂关系。

2012年,两人喜结连理,并诞下儿子;可惜好景不长,2015年,阮郑与前夫离婚,但是还带着孩子们住在这里,隔壁是梅奇昂度家族的其他成员。

两个孩子的父亲不是同一个人,悲剧发生之后,其中一人已经飞奔到孩子身边,在医院里陪着,绝望地等待医生的消息。

前夫原本应该每月支付2400美元的租金,但是从去年6月到12月都没有转账,阮郑本身有经济困难。

法庭纪录指出,就在枪案发生之前,阮郑曾与房东有过纠纷。阮郑拖欠了数月的房租,高达11000美元,法院做出对柯瑞娜有利的裁决,下令阮郑在3日前搬家。

就时间点来看,3日就要被迫赶出家门;2日枪案发生,不排除阮郑因为走投无路,打算亲手结束掉孩子和自己生命的可能性。

然而,这一切也都只是猜测。更多细节,还需要等待警方进一步调查。

这起震惊了整个社区的枪案发生之后,居民们都沉浸在恐怖和惋惜的情绪中,久久不能恢复。

面对媒体的采访,他们并不愿意多谈,仅仅表示阮郑平日里与两个儿子的关系很亲密,完全想不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从以前的照片来看,这曾经是一个充满欢声笑语的幸福家庭。

成年人的世界,充满了无奈、残忍、挫折、黑暗,现实可以很无情;谁也不知道,压死成年人的最后一根稻草,会是什么。

然而,这绝对不是残忍夺走自己骨肉鲜活生命的借口。

两个孩子还那么小,未来充满了无限可能,或许还没来得及看这个他们曾经嬉笑欢闹过的世界最后一眼,就倒在了一片血泊中。

万万没有想到,是自己的妈妈下的手。

祈祷奇迹能够降临,孩子们最终能够脱离险境。

法律 Legal News

称小学枪击案是政府为控枪捏造的骗局,美主持人被判5000万美元罚款

据多家媒体6日报道,美国知名主持人亚历克斯·琼斯(Alex Jones)因声称桑迪胡克小学枪击案是政府为了加强枪支管制而捏造的一场骗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