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金银潭出院新冠患者追踪调查:超7成半年后仍有健康影响

新冠疫情 Covid-19

目前,新冠肺炎对人的长期影响仍有大量未知。2021年1月9日,《柳叶刀》上的最新研究随访了2020年初曾在武汉金银潭医院住院的1733名新冠病人。

研究发现,有76%的人确诊新冠六个月后仍有至少一项症状,包括肌肉无力、疲劳和睡眠障碍,其他心理症状譬如焦虑、抑郁也十分常见。此外,这篇文章还提到患者六个月后抗体水平较感染之初降低,存在再度感染的风险。

2020年1月初到5月底期间,武汉金银潭医院共有2469名新冠患者出院,本研究招募到1733名出院新冠患者。其余736人因随访前死亡、精神疾病或阿尔兹海默病、再次入院、因其他疾病肢体活动不便、拒绝接受等原因无法参与随访。

这1733名出院患者,年龄中位数为57岁。研究进行于2020年6月到9月初,距患者新冠症状出现时间的中位数为186天,即六个月左右。

研究人员通过面对面问卷调查、体检(主要器官功能检测)、血液化验以及一段6分钟的行走测试评估患者的身心健康状况。研究人员还对其中的390人进行了肺功能测试。另外,有94人在感染峰值时进行了抗体水平检测,在此次跟踪研究中,研究者分析了他们的抗体水平变化情况。

结果显示,有76%的患者报告至少仍有一项症状,63%的患者表示仍有疲倦或肌肉无力,26%有睡眠障碍,而23%的患者有焦虑或抑郁症状。这些人群的症状存在重合,即一名康复患者可能同时有多重健康问题。

在348名完成了肺功能测试的前患者中,此前的重症患者有肺功能降低的迹象。研究中5到6级的重症患者(即需要呼吸机)中超过一半(56%)人,肺部向血液输送氧气的能力减弱。这一数字在4级患者(需要吸氧)中为29%,而在3级患者(不需要吸氧)中为22%。

在行走测试(计量6分钟内步行距离的测试)中,此前的5到6级患者中有29%未达标,而4级患者中未达标人数占比为24%,3级患者中为22%。

新冠肺炎对其他器官的影响也在后续追踪研究中有所体现。研究人员发现,在822名住院期间未出现急性肾损伤的病人中,有13%在出院后肾功能下降。

而人们最关心的问题,也就是得过新冠后是否就无需担心再感染病毒,也有了答案。研究中有94人接受了血液抗体测试,相比于感染高峰时期,他们的中和抗体水平下降了52.5%,也就是说,他们仍有一定的再次被感染风险。

2020年初的疫情中,武汉金银潭医院曾收治大量重症和危重症新冠患者。根据《柳叶刀》发布的新闻稿,该研究作者之一,中日友好医院、首都医科大学的曹彬教授表示,新冠肺炎这种 “新” 疾病对患者的长期影响仅仅是刚开始显露,许多病人出院后仍然受多种后遗症困扰,特别是重症病人。因此,研究者未来仍需要进行长期的跟踪研究,以更好地揭示新冠肺炎对人类的影响。

来自意大利马里奥·内格里药理学研究所(Istituto Mario Negri)的 Monica Cortinovis 等人在《柳叶刀》发表评论称,由于目前对新冠病毒后遗症的研究不多,这项研究提供了及时、有用的信息。不过,该研究追踪人群中的危重症患者样本较少,仅有4%ICU病人。这一人群中此前有个案显示,他们的认知功能、心理健康和生理功能都受到了极大损伤,出院后恢复难度大。未来的研究或许可以更多地着眼于扩大样本的代表性。

而本研究的参与者均为金银潭医院的出院患者,病情较重者多。而新冠肺炎对重症患者与轻症患者(如方舱医院)的长期健康影响有何不同?入院患者和居家隔离患者的后续影响是否有差异?还需要更多研究。

研究者也在文中提到,还需要对于血液抗体随时间变化的趋势进一步了解。此外,由于感染者肺功能、生理机能测试受到个体限制,新冠肺炎的影响也还需要进一步量化。

中国民营经济迎新春?国家发展改革委展现扶持决心
国际新闻 International News

中国民营经济迎新春?国家发展改革委展现扶持决心

在2024年伊始,国家发展改革委连续召开了两场重要会议,重点关注民营经济的发展和壮大。1月9日的民营企业家座谈会和1月2日至3日的创新发展“晋江经验”会议,不仅凸显了国家对民营经济的重视,更是对外界释放了积极发展信号。会议期间,多家民营企业负责人积极反映了各自的经营现状和所面临的挑战,并提出了建设性的意见和建议。 民营经济一直是中国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2023年,国家发展改革委就已经通过连续召开座谈会的方式,表达了对民营企业的支持和关心,这一做法在2024年得到了延续和强化。通过这些会议,政府不仅聆听了民营企业的声音,更是在法律和政策层面上提供了有力的支持。从去年发布的“1+N”政策体系到今年对民营经济发展的实际举措,可以看到政府在不断深化对民营经济的支持。 特别是今年,国家发展改革委提出了六个方面的实际举措,从加快推进民营经济促进法的立法进程到为民营企业提供更多的法治保障,这些都是对民营经济健康发展至关重要的支持。此举不仅对民营企业家而言是一剂“定心丸”,对整个中国经济的稳定和发展也是一大利好。 在此背景下,我们不禁要问:“民营经济的春天,是否真的来临?” 随着政府持续的支持和政策的落实,民营经济的未来发展充满了希望和潜力。在新的一年里,有理由期待民营经济能够迎来更高质量的发展,为中国经济的整体增长贡献更多力量。
2024年:中国经济的重大转折点,你准备好了吗?
国际新闻 International News

2024年:中国经济的重大转折点,你准备好了吗?

2024年,一个新的历史节点悄然来临。在这个特殊的年份,中国经济将迎来一个重要的分水岭,这不仅是一个新阶段的开始,更是充满机遇与挑战的元年。许多人或许还未意识到,但历史的车轮已经滚滚向前。 回顾中国经济的发展历程,可以看到,自1978年改革开放至今,我国的经济体系经历了多次重大转变。每一个时期都伴随着新的发展机遇和挑战,从初期的农民温饱到低端制造业的蓬勃发展,再到2008年金融危机后的大基建驱动,中国经济不断适应时代的变迁。 然而,进入2023年,中国面临了新的考验。随着三年疫情的持续以及世界经贸关系的变化,传统的发展模式——以房地产为引擎的时代似乎正在走向尾声。政府对楼市的刺激政策,虽然延续了之前的惯性思维,但从多个角度看,这个时代的结束已成定局。 展望未来,2024年将成为中国经济走向新阶段的关键年份。在即将到来的15年中,我们可以预见几个重大的趋势转变:1. 高端制造业的崛起:随着人力成本的提高,中国将更加聚焦于高附加值的产品制造,知识和技术将成为核心竞争力。 2.对外开放的加速:一带一路等倡议将进一步推动中国在全球经济中的参与和影响力,为普通人提供更多国际就业机会。 3.非学历教育的兴起:实用型人才的培养将成为教育行业的重点,从而满足市场的需求。 4.基本民生问题的变革:医疗、养老等行业的社会化、市场化将成为新常态,政府解决民生问题的方式也将发生转变。 这些变化将为中国经济的发展带来新的动力,有望创造一个更加均衡和富裕的社会。然而,对于普通人而言,2024年的来临意味着需要重新规划自己的未来。无论是投资方向,还是职业规划,都需要与时俱进,主动适应新时代的需求。
新年新政策:如何激发消费与投资,助力经济增长?
国际新闻 International News

新年新政策:如何激发消费与投资,助力经济增长?

在日益复杂的全球经济环境中,国家发展改革委近日在国务院新闻办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提出了一系列创新措施,旨在激发国内消费和投资潜力,以支持和增强经济的回升趋势。这一新动向,不仅体现了政府对经济转型的决心,更是对未来经济增长路径的深思熟虑。 首先,消费的提振被放在了优先位置。为了提高居民的收入预期,提升消费能力和消费意愿,政策制定者提出了多渠道增收策略。通过强化就业优先导向,确保重点群体的就业稳定,拓宽居民增收渠道,尤其是扩大中等收入群体规模和加强农民增收举措。这些措施不仅增强了人民的购买力,也为消费市场注入了新的活力。 创新商品和服务供给是政策的另一大重点。政府鼓励发展数字消费、绿色消费和健康消费,同时重视智能家居、文娱旅游、体育赛事等新兴消费领域的发展。在提高商品和服务消费质量方面,政府将持续推动产品质量分级,加强服务消费领域的标准研制,以及改善消费软环境。 而在投资方面,政府计划通过拓展有效投资空间和优化投资环境来提高投资的综合效益。强调政府投资的带动作用,支持关键核心技术和新型基础设施建设,同时还致力于激发民间投资活力,降低投融资成本,以及加强投资项目服务和要素保障。 这些政策措施的核心目标是形成一个需求牵引供给、供给适应引领并创造需求的良性循环。通过这种全方位的政策支持,不仅可以激发消费和投资增长潜力,也有助于构建一个更加稳定、均衡的经济发展模式。在全球经济面临不确定性的今天,这些政策的实施无疑是对中国经济健康发展的一次重要促进,也展示了政府对国内经济持续增长的信心和决心。
台湾地区选举结束:探索背后的政治文化演变
国际新闻 International News

台湾地区选举结束:探索背后的政治文化演变

2024年1月13日,台湾地区的选举结果揭晓,民进党的赖清德和萧美琴组合胜出,标志着民进党的连续执政。这一结果不仅是台湾社会政治文化变化的显著体现,更深刻地影响着台湾的选情及其与大陆的未来关系。 一、政党的西式转型 2017年,台湾的政治场景经历了显著变化。当年通过的“政党法”于2019年生效,这不仅标志着台湾政党的西化转型,也使得政党变成了纯粹的选举工具。在这种环境下,政治理想和信念逐渐淡出视野,国民党、民进党等成为了主要的选举参与者。执政党的表现直接影响着在野党的态度和行动,形成了一种相互竞争的局面。 二、政府与机构的本土化 回顾台湾的历史,蒋经国时期的政策导致了当权者的本土化。李登辉、陈水扁到蔡英文时代,这一趋势更加显著。在各级政府和机构中,本省人逐渐取代外省人,这种变化深刻地影响了台湾的政治文化。 三、文化的去中国化 从李登辉时期开始,台湾经历了长达30年的文化教育变革,这种“台独”史观对年轻一代的国家观、民族观和历史观造成了深远的影响。 四、媒体化的民主 台湾的民主政治呈现出显著的媒体化趋势。在选举中,媒体和自媒体的作用变得至关重要,政党领袖和候选人如何在媒体上表现,直接关系到他们的选举成败。 五、选民的粉丝化 选举过程中,如何吸引“铁粉”转化为“铁票”成为关键。选民的忠诚度和参与度变成了衡量选举成败的重要指标,传统的基层拉票方式逐渐被社交媒体上的粉丝互动所取代。 六、政党轮替的利益化 台湾各政治力量参与选举的主要目的是争夺执政权,以获得相应的政治利益。选举成为了一种快速实现政治目标的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