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上班族逃离城市

地产 Real Estate

疫情肆虐之下,空间受限、面积相对较小的城市公寓住房难以满足居家工作需求,美国大城市里的人纷纷逃离此处,人口流出率明显蹿升。

一、逃离城市,寻求空间上的舒适度

伊恩·格鲁普喜欢纽约。他生在这里,长在这里。因此,当他决定同妻子在佛罗里达州博卡拉顿(Boca Raton)这个小乡镇定居,并且不再回城市时,不只是别人,连他自己也很惊讶。

这并不是他们轻率之下做出的决定。

格鲁普说,“在城里居住时,我喜欢去楼下最喜欢的冰沙店,带儿子去中央公园。但对我来说,最想要的还是拥有良好的生活质量、足够的生活空间以及经济实惠的生活水平。在新冠疫情开始肆虐那一刻,我们就决定不想再呆在城市里了。”

虽然多年来他和妻子曾考虑过搬到长岛、马里兰或佛罗里达州,但在新冠疫情肆虐之前,他们从未感到搬家的紧迫性。然而新冠疫情的肆虐,使他们不得不一边带年幼的儿子和4月底刚出生的女儿,一边还得在家工作。他们上东区的一居室已经远远无法满足生活和工作的需求。

他的妻子建议他们去佛罗里达州,她父母就住在那里。他们在6月到达,到7月初,就用存款建造了一栋新房子上,这个房屋的面积是他们纽约公寓的三倍多。

他说,“我们知道在这里可以拥有什么。这是一个度假社区,有网球场和游泳池。在这儿,我有段时间总是在想离开城市到底是不是一个好的决定。不过,不论生活在哪,问题归根结底是:我在哪里可以让家人过上更好的生活?就是这儿了——佛罗里达州。”

格鲁普和他的家人并非个例。现在越来越多的人从办公室生活中解脱出来,有了流动能力,都在质疑自己为什么要这么拼命,付出这么大的代价留在城市里。

二、购房需求的转移:从市中心到郊区

乔纳森·米勒是纽约一家房产评估咨询公司——米勒塞缪尔房地产公司(Miller Samuel)的总裁。他表示,随着新冠病毒持续影响我们的日常生活,那些经济实力足以离开大城市的人越来越多地寻找空间更大、人更少、更经济实惠的居住地。

道格拉斯艾利曼地产公司(Douglas Elliman)和米勒塞缪尔房地产公司的最新报告显示,曼哈顿(位于纽约市中心)公寓7月份签约合同的数量暴跌了近60%,而纽约市以外地区的单户住宅合同则暴涨。

类似的转变在其他主要城市周边的郊区也在上演。根据Compass的数据,波士顿以外的诺福克县(Norfolk County),7月份单户住宅的新合同比去年增加了38%。达拉斯(Dallas)以外的德克萨斯州科林县(Collin County)增长了58%。洛杉矶以外的圣贝纳迪诺县(San Bernardino County),同比增长62%,旧金山以外的马林县(Marin County),同比增长77%。

根据搬家服务在线市场HireAHelper的报告,旧金山和纽约在3月和6月期间离开的人数都比搬进来的人数多80%。报告发现,按整体迁入人数计算,排名第一的目的地是佛罗里达州。

三、市中心到郊区:经济实惠的“生活质量”升级

摩根·迪克斯和阿特拉·努斯特拉于3月离开波士顿,到科罗拉多州的朗蒙特去探索更实惠、更愉快的生活方式。

迪克斯说,“我有一份不错的工作,我的妻子在哈佛医学院的工作也不错。可即便如此,我们还是没法在波士顿以合适的价钱买到自己喜欢的东西。”

阿特拉·努斯特拉和摩根·迪克斯在新冠疫情大流行期间离开了波士顿。这是他们在科罗拉多州朗蒙特市的新家前拍的照片。

他们不断扩大波士顿周边的搜索区域,试图找到一些合适的房子。迪克斯说,“那时候,我们看中的房子距离市中心有一半以上的路程。这就意味着我们要想提高生活质量,就不得不远离城市。”

不过他们最终还是选择为自己的生活做出很大改变,搬离了城市。迪克斯继续在一家家具公司远程工作,而努斯拉特则在当地找到了一份新工作。

迪克斯说,“我们已经46岁了,有一个4岁的女儿。我们很晚才买房,但是,在这个远离市中心的房子里,我们能真正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享受和彼此在一起的时光,还能和朋友在后院一起玩耍。”住在市中心外,迪克斯一家的生活舒适度能提高不少,这让他们对城市也没有那般眷恋。

到了7月,他们已经搬进了位于朗蒙特的一个三居室新家,这里的山景背靠自然保护区。

迪克斯说,“我们真的特别特别喜欢这个地方。”

四、拥有在家工作的空间

塔尼亚·黑尔和伊娃·斯纳洛夫斯基是纽约一家网贷公司(Better)的同事。疫情开始后,她们便不得不在家里办公,这种状态至少要持续到明年3月份。自从去年3月,她们都搬到佛罗里达州的不同地方后,就再也没有见过面了。现在两人都不想再回到城市。

今年3月,新冠病毒肆虐,纽约封城,斯纳洛夫斯基就去了劳德代尔堡(Fort Lauderdale,佛罗里达州东南沿海城市),和家人在一起。

斯纳洛夫斯基说,“我在纽约生活了十多年了,从来没有想过会现在离开。”她在皇后区长岛市的公寓交了房租,一直到8月份租约结束,搬了出来。“但当我可以在任何地方工作时,我选择房子的动机是,想离家人近一点,而且还可以住在靠近海滩的地方,在外面有空间,有车而不是乘坐公共交通。”

她在劳德代尔堡租了一套新公寓,并计划留下来。

与此同时,黑尔和她的丈夫于7月份在附近的海滩上结婚后,目前正住在萨拉索塔(Sarasota,美国西部城市)的一个朋友家里。他们通过Zoom与朋友和家人分享了这一事件。她说,今年年初的时候,她还坚信没有什么会动摇他们在纽约的生活。没想到如今竟搬离了纽约。

她说,“我喜欢住在城市里,但现在我们又在想或许应该留在萨拉索塔。在这儿生活,下班后我们还可以去海边散步,然后对自己说,‘如果在纽约的话,我们现在估计还在地铁上呢’。”

不过,她的丈夫在一家投资银行工作,虽然现在是远程工作,但预计最终还是要回到办公室去,这便使他们面临是否还要回到纽约的问题。

然而这个问题上,黑尔却异常坚定,她说,“如果可以的话,我们会留在这里。或许在这儿会想念纽约的朋友们。不过没关系,我还可以在网上同他们聊天。”

五、市中心外:购房需求竞争格外激烈

在纽约市郊区,像哈德逊河谷(Hudson Valley)和卡茨基尔(Catskills),购房需求非常强烈,以至于在热门房产周围常能看到交通堵塞的状况,而且代理人之间经常爆发争吵,只为了带各自的客户在规定的安全时间内看房。

Halter联合房地产的经纪人琼·卡普里亚就此评论,“这太疯狂了。”她还说:“目前,大家都很慌忙在市中心外找地方。”

三天的展示后,她收到了10个报价,有些报价比76.9万美元的要价高出8万到10万美元。买家试图通过提出全现金报价、免除检查或取消评估应急条件等方式让自己对卖家更有吸引力。

这套位于纽约索格蒂斯(Saugerties)的房子,挂牌价为76.9万美元,几天内就收到了10多个高于要价的报价。

过去几个月,艾琳·诺顿和凯文·加拉格在卡茨基尔找房子的时候,就感受到了这种竞争的压力。在3月初逃离城市住进北部州的出租屋后,他们意识到自己的压力小了很多,于是决定放弃住了近4年的布鲁克林公寓。

在多次出价后,他们终于在玛格丽特维尔村(Margaretville,纽约的一个村庄)签订了一套三居室、2000平方英尺房子的合同。

诺顿说,“作为第一次买房的人,我们担心支付的价格过高,好在最后的金额没有高出要价太多,而且我们还可以对这个房子做些改造。”

虽然他们仍然在纽约生活,但他们放弃了自己市中心的公寓,而是住在郊外村庄的独栋房子里面。

加拉格尔说,“如果将来必须回到办公室工作的话,到时候会再考虑公寓生活。但对现在来说,住在郊外显然更明智一点。”

来源 | 译言(ID:yeey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