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欧对俄切断SWIFT:为何只切断部分银行,各方代价有多大

创业园地 Business & Start Up

俄罗斯会被完全踢出SWIFT吗?会带来哪些后果?

当地时间2月26日,美国和欧盟、英国及加拿大发表联合声明,宣布禁止俄罗斯部分银行使用环球同业银行金融电讯协会(SWIFT)国际结算系统,作为针对俄罗斯的最新制裁手段,同时对俄罗斯央行实施“限制性措施”,防止俄罗斯央行以可能破坏制裁的方式部署其国际储备。

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称,把俄罗斯银行从国际金融系统中隔离出来,将阻止它们在全球范围内进行大部分金融交易,从而有效地阻止俄罗斯的进出口。在此之前,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积极游说欧洲国家加强对俄罗斯的制裁,将俄罗斯从SWIFT系统中移除。

被称为“金融核弹”的SWIFT是什么?影响力究竟有多大?美国与欧盟针对俄罗斯的制裁中,为什么重点锁定在银行方面?俄乌局势又会否因为欧盟的一系列制裁行动而出现变化?

SWIFT是什么?影响力有多大?

据官网介绍,SWIFT(全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Society for Worldwide Interbank Financial Telecommunication)是由15个国家的239家银行在1973年组成的一个合作机构,总部设在比利时。SWIFT于1977年推出报文传送服务,取代了当时广泛使用的电传技术,并迅速成为全球机构可靠的合作伙伴。现在已成为一个全球性的金融基础设施,覆盖各大洲、200多个国家和地区,为全球11000多家机构提供服务。

2012年,美国联合欧洲升级对伊朗的金融制裁,并将伊朗4家重要银行从SWIFT系统中剔除,导致伊朗损失了近一半的石油出口收入。SWIFT的影响力可见一斑。

值得注意的是,SWIFT不涉足银行账户资金的跨境划拨,相关资金跨境划拨清算主要由各国自行设立的支付系统完成。比如在美国,纽约清算所银行同业支付系统(CHIPS)负责这项工作,中国则由跨境人民币支付系统(CIPS)完成跨境结算。

实际上,俄罗斯政府早已将脱离SWIFT系统作为一种假设,对其不同场景进行研究分析,替代方案包括俄罗斯央行的金融信息传输系统(SPFS)。

中国社科院大国关系研究室主任、研究员钟飞腾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介绍,2014年克里米亚事件之后,已有若干俄罗斯银行被限制利用该系统进行结算、在不同国家间转移资金。俄罗斯对此也做了一些准备,包括成立自己的国际交易清算支付系统,参加方主要是与前社会主义国家和金砖国家。

2014年,美国联合多国直接对俄罗斯启动长达数年的金融制裁,包括冻结或罚没被制裁对象在美资产、限制俄罗斯某些特殊贸易和金融交易、切断被制裁对象美元使用渠道、限制其他金融机构与俄罗斯被制裁对象进行金融交易,限制俄罗斯金融机构使用SWIFT等。为了确保金融制裁产生预期效果,美国还对任何违反对俄金融制裁方案的金融机构给予巨额罚款,吊销业务牌照、纳入制裁名单、追求刑事责任等从严处罚。

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去年5月报道,俄罗斯央行发布的报告中称:“2020年SPFS的使用量相比之前一年增加1倍,俄国内用户使用它的比例已达到20.6%。”

钟飞腾认为,SWIFT系统创设于20世纪70年代初的欧洲,当时的背景是布雷顿森林体系趋于瓦解,这是尼克松政府宣布美元与黄金兑换比例脱钩的结果,也是欧洲、日本经济崛起的结果。总的来看,当时的国际贸易由美西方主导的,占比在80%,而且主要在发达国家之间完成。在这个系统建立后,能源危机进一步激发石油美元,大宗商品的金融属性增强,与此同时,以东亚为代表的制造业生产体系崛起,世界经济形成了四角关系,一是欧美印制货币、提供世界流动性,这就包括SWIFT系统,二是欧美由于收入高,承担了消费者和购买方的角色,三是东亚提供制造品,供发达国家消费,四是俄罗斯等国逐渐沦为原材料供应国。

在钟飞腾看来,与上世纪70年代建立之初的国际贸易格局不同的是,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世界经济格局正处于规模最大的一个重塑阶段。首先,发达国家贸易占全球比重不足50%,对全球贸易的影响力大不如前。其次,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崛起,南南贸易占全球比重已超过一半,这些贸易的结算方式是多种货币的,比如人民币、俄罗斯卢布、印度卢布等,因为这两大块是制造品、资源,随着发展中国家崛起,消费能力增强,客观上也能形成一个闭环,减轻对发达国家的依赖当然也包括对发达国家主导的清算系统的依赖。

值得注意的是,到目前为止,制裁并未明确是对俄罗斯的所有银行,甚至整个的金融系统的禁止使用。声明中称,此次制裁针对的只是部分银行(“selected Russian banks”)。

历史上看,被制裁得最为彻底的是朝鲜,被从SWIFT中除名。伊朗、俄罗斯等国,虽然没有被删除国家代码,但是也被设置了很多支付障碍。

钟飞腾认为,评估美欧这一重量级的金融制裁的效果以及俄罗斯承担损失的能力,事实上要看两项内容:一是俄罗斯国际经济联系的内容和国别,二是制裁和被制裁方承担损失的意愿和能力。

彭博社援引俄罗斯前财政部长库德林表示,俄罗斯部分银行失去对SWIFT的访问权将使俄罗斯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减少5%之多。

有评论认为,使用SWIFT作为制裁俄罗斯的手段可谓“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钟飞腾指出,俄罗斯一半多的贸易额是与欧洲国家交易的,主要是能源贸易,其中与德国贸易额约为600亿美元,很多是经过德国的中转能源贸易。克里米亚危机后,主要是欧洲承担了对俄经济制裁的经济成本。考虑到能源和安全因素,现在也不是所有欧洲国家都同意并参与对俄制裁。美国在俄罗斯外贸中占比不多,平均来说不超过3%。对俄经济制裁,美国承担经济成本很少。

不过,也有分析指出,如果切断俄罗斯部分银行和SWIFT的关联,将会促进俄罗斯等国进一步寻找SWIFT系统替代方案的发展,这也会侵蚀由美元主导的全球金融体系,削弱美元的话语权。

据SWIFT官网介绍,按照现行治理架构,其根据各个国家的报文使用量大小,分配各国银行在SWIFT董事会的名额,总额不超过25人,且每个国家不能超过2家银行与2名代表。因此在当前SWIFT董事会里,花旗银行、德意志银行、法国巴黎银行、中国银行等均拥有董事会席位,以代表各国SWIFT用户的利益,并通过投票对重大问题做出决策。

据路透社报道,环球银行间金融通信协会(SWIFT) 国际结算系统表示,准备在未来几天实施西方国家针对俄罗斯某些银行的新措施。

钟飞腾称,现在还不知道SWIFT系统决定制裁俄罗斯的投票情况,投票这个信息也很重要,涉及到各国是否真的全面和严格支持这一决定。他预计,在美欧金融制裁后,中俄贸易以人民币卢布结算规模将大幅度上升,有助于人民币国际化。

来源:澎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