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胀胜利难以捉摸,给央行和市场带来挑战

环球新闻 Global News

近期,美国和欧洲的基本通胀率已经停止下降或小幅走高,这一情况给央行和市场带来了挑战,也减弱了降息的理由。

最新数据显示,美国和欧洲的通胀状况比预期更为复杂,这让各国央行官员感到头疼,也引发了投资者对世界经济是否过于乐观的怀疑。

随着供应链问题的缓解和大宗商品价格(尤其是能源价格)的正常化,发达经济体的通胀率在2022年将从高位下降至10%左右,这带来了一定的缓解。

然而,数据显示通胀的“最后一英里”变得更加艰难。根据摩根大通的估计,发达经济体的基本通胀率在去年下半年放缓至3%,但随后已经升至3.5%。

这使得投资者重新评估了通胀将稳步下降至央行目标的可能性,甚至有人担心通胀可能会再次飙升,类似于20世纪70年代高通胀的情况。

摩根大通在一份报告中指出,经济学家和央行对通胀持续下降的预测依赖于“尚未在全球劳动力成本、短期预期或大宗商品市场中得到验证的强大引力”。报告还指出,服务业通胀依然居高不下,而去年下降的商品价格目前正在上涨。

央行行长们表示,他们预计通胀下降的“最后一英里”将是坎坷的。然而,他们也表示愿意在降息之前等待。减少降息或不降息将对全球经济和市场产生广泛影响,而最近的全球经济和市场反弹则是在美联储官员最近重申今年将降息三次的预测之后开始的。

美国商务部报告称,个人消费支出价格指数(美联储首选的通胀指标)在截至2月份的12个月内上涨了2.5%,相对温和,较1月份的2.4%略有上升。然而,在表面之下,这一趋势并不那么令人欣慰。截至2月份的三个月内,不包括食品和能源的该指数按年化计算上涨了3.5%,高于去年年底的2%左右。

美联储理事克里斯托弗·沃勒(Christopher Waller)表示,“这些短期通胀指标现在告诉我,进展已经放缓,甚至可能陷入停滞。”

沃勒认为,“减少降息总数或将其推迟到未来是适当的。”

从很多方面来看,美国经济都表现出色。但许多选民却不这么认为。以下数据说明了为什么选民对经济感到如此糟糕,以及这对拜登在2024年大选中可能意味着什么。

鲍威尔主席发表了更为平衡的言论,称通胀率有时会在通往2%的道路上崎岖不平,而强劲的经济增长让政策制定者可以等待。“通胀的进展是否会放缓两个多月?……我们只能让数据告诉我们这一点。”

欧洲央行官员约阿希姆·内格尔表示,欧元区的潜在通胀率仍比1999年至2019年的平均水平高出2个百分点。他认为,“如果我们过早或大幅降息,我们将面临达不到目标的风险”,并且可能需要再次加息。

总体来看,全球通胀形势复杂,央行和市场面临挑战,必须谨慎应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