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或重启特朗普“通俄案”

美国新闻 USA News

11月25日,特朗普总统全面赦免了前国家安全顾问、三星将军迈克尔·弗林。白宫声明写道,“总统赦免了弗林将军,因为他不应该被起诉”,“司法部已经下定决心,应该撤销对弗林将军的指控。”“这次全面赦免实现了这一目标,最终结束了对一个无辜者的无情的、党派性的追捕。”

总统的这一举动受到了民主党高层的猛烈批评,他们称之为“无耻的滥用职权”和“严重腐败”行为。民主党领导人辩称,这位将军曾两次就他与俄罗斯大使的谈话向联邦调查局(FBI)撒谎认罪,但他们忽略了这样一个事实,即在2020年1月,弗林提出了撤回认罪请求的动议。他的律师团队辩称,检察官故意隐瞒可以为弗林将军开脱的罪证。该动议特别提到了检察官的“恶意、报复性和违反认罪协议”。弗林的律师还声称,联邦调查局为这位前国家安全顾问设置了一个“伪证陷阱”,以操纵他承认自己的罪行。联邦调查局文件显示,调查没有发现他与俄罗斯“勾结”的任何迹象,联邦调查局也认定弗林“不是俄罗斯的特工”。

所以,美国法律观察人士表示,弗林案从一开始就被严重政治化。但是,现在,民主党和情报界的继续坚持“特朗普与俄罗斯勾结”的说法,而这正是弗林案件的核心所在。这表明,拜登入主白宫后,民主党很可能会继续追究此案,最终拘捕特朗普。

此前,穆勒(Robert Mueller)的调查没有发现任何证据支持特朗普或他的助手与莫斯科合谋的说法,特朗普也从一开始就坚决否认这一点。11月24日,穆勒团队前律师安德鲁·魏斯曼(Andrew Weissmann)暗示,一旦总统离开白宫,特朗普“通俄案”“可能会成为拜登政府更广泛调查的一部分”,再次审理。他说,尽管穆勒没有找到证据证明特朗普和莫斯科之间有联系,但他并没有“免除”特朗普“妨碍司法公正”的罪名。

此外,众议院民主党高层呼吁50多个联邦机构保存与特朗普任期有关的所有记录(包括从官方和个人设备和账户发送的所有数据),坚持认为白宫在四年中“拒绝提供回应性信息,阻碍了国会的众多调查”。

种种迹象表明,民主党阵营及其盟友在拜登政府成立后“将试图监禁”特朗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