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超级富豪规避遗产税致IRS收入减半,民主党有招吗?

创业园地 Business & Start Up

美国国税局(IRS)最新数据显示,过去两年,该机构在遗产税方面的收入减少了一半,使得遗产税占其税收总收入的比重变得微乎其微。与之相对,美国亿万富翁的资产在过去五年中翻了一番。

IRS表示,造成这一现象的成因在于,前任美国总统特朗普于2017年推出了税改计划,且富人历来拥有大量手段避税。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国际政治经济研究中心主任王勇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遗产税本质是富人税,因为富裕人群相对于其他人的遗产更多。他们留下的遗产越多,征收税率就越高。目前民主党希望征收更多遗产税,但受制于国会席位、中期选举等因素,未来该党恐怕难以推行遗产税改革计划。

美国国税局遗产税收入减半

IRS的数据显示,2020年,只有1275个富裕家庭向美国财政部缴纳了93亿美元的遗产税。在2018年,IRS则从近5500个家庭中征收了超过200亿美元的遗产税。

IRS称,造成这一现象的首要成因在于2017年的税改计划。该计划颁布后,富人所需缴纳遗产税的门槛变高,已婚夫妇可以在其一生中向继承人免税转移2340万美元资产,这使得全美富人传递给继承人且无需纳税的资产总额增加了近一倍。

IRS还表示,遗产税收入减少的另一原因则在于,拥有大量资产的家庭可以聘请投资、法律顾问来帮助其避税,而这一现象持续已久。

IRS表示,美国富人隐瞒收入并避税的手段主要包括成立离岸公司和利用合伙人制度等方式。10年前,美国政府开始要求申报离岸公司情况,使得第一种避税方式日渐式微,但后一种方式仍被美国富人广泛使用。

IRS今年3月发布的报告称,美国前1%的富裕人群隐瞒了约21%的收入未予申报,而最富裕的0.1%人群未申报收入可能是该机构通过传统手段所估测金额的两倍之巨。

彭博社上个月的调查显示,耐克公司创始人菲尔奈特使用多种避税方式向他的家人免税转移了数十亿美元资产。摩根大通公司首席执行官戴蒙、沃尔玛公司创始人沃尔顿等人也使用多种技巧向继承人转移资产。

资深跨境并购律师、莱斯利法商学院创始人张伟华告诉第一财经记者,相对于其他收入,遗产税更容易被规避,因为遗产税只有在继承这一行为发生时才能被征收。

“美国富人可以通过成立信托基金、慈善信托、家族基金等一系列方式规避继承行为。菲尔奈特正是通过成立保留年金信托(GRAT),将资产将转移给受益人,进而使这一资产将在授予人遗产中永久移除。”他进一步解释称。

民主党能否堵上遗产税的“窟窿”?

虽然美国富人采取了多种方式“花式避税”,但IRS表示,该机构仍有大量方法洞察拥有大量财富的拥有者。

IRS表示,目前,超过五分之一的应缴纳遗产税的纳税人居住在加利福尼亚州,其次是佛罗里达州(13%)、纽约州(9%)和得克萨斯州(6%)。

实际上,美国总统拜登也表示将改革当前遗产税政策。最近几个月,民主党提议,应减少对美国富人缴纳遗产税的豁免额度,并从制度上堵上超级富豪所能利用的漏洞。但在遭到共和党反对后,拜登在最新版本的财政计划(即“重建美好计划”)中删除了这些提议。

那么,未来民主党能否推行其遗产税改革计划,进而堵上遗产税的“漏洞”?

对此,王勇认为,未来民主党能否增加征收遗产税力度,取决于未来两党博弈。在社会价值层面,民主党崇尚平等观念,认为征收遗产税可以消弭代际不平等问题、减少贫富差距。但共和党更崇尚经济自由、保障个人财产的观念,认为征收遗产税的举措带有推行社会福利的性质,这将损害富人的经济利益。

他表示,拜登政府推行了一系列的财政刺激计划,美国政府面临较高的财政赤字。在此背景下,增加遗产税收入,被认为有助于解决入不敷出、财政赤字的难题。但由于民主党目前在国会的多数席位并不明显。同时,在明年中期选举中,共和党可能至少在参众两院中的一院取得多数席位,这将使民主党难以推行遗产税改革计划。

张伟华也认为,在民主党、共和党两党相互掣肘的背景下,民主党推出这一改革计划的可能性并不会太大。同时,拜登此前提出的关于资本利得税的提议打击面甚广,可能难以获得国会和民众的支持。

“此外,即使民主党推出了关于遗产税的改革计划,但在现行法律框架下,有关遗产税的窟窿还是较多,富人仍可以通过在资本市场运作、成立慈善机构等方式避税。这意味着,其宣誓意义可能将大于实际意义。”他称。

来源:第一财经

Share on social media